首页 > 今日头条> 资讯详情

江苏一化工厂被曝在原厂址埋危废 相关部门介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黄晟摄影报道

  作为构成长三角苏锡常都市经济圈的重要一角,1月14日,江苏省常州市收到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下发的《关于2015年中国人居环境奖获奖名单的通报》,常州位居中国人居环境综合奖榜首,这也是国内人居环境建设领域的最高荣誉奖项。

  不过,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位于常州市新北区的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隆化工)却被曝出在原厂址偷埋固废,该公司为诺普信(002215,SZ)持股35%的子公司,后者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农药制剂企业。

  针对常隆化工在原厂址偷埋固废等相关环保事项,1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别向诺普信和常隆化工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能收到任何回复。

  记者了解到的最新情况是,目前,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已会同江苏省环保厅、常州市政府以及常隆化工所在地的新北区委、区政府组成调查组,正对上述环保问题展开全面调查,而厂址周边数所学校已被迫暂停上课。

  老职工实名举报:公司搬迁前埋危废

  “常隆化工搬迁前将大量化工危废埋入地下,因受到周建刚实名举报靖江地下化工毒废料,连云港和利瑞公司被实名举报在厂区偷埋有毒物质事件的影响,决定不再将厂里的秘密隐瞒下去,遂进行举报。”胥建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实名举报者胥建伟,已在常隆化工工作了30多年,于2013年退休。“举报后,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不断找我谈话,我从相关部门获得的原厂址地图被刻意做了修改,部分地方人为地进行了放大和缩小,导致我指认的几个点位都没有能挖掘出危废。”胥建伟说。不过此种说法,记者并未从相关部门获得证实。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举报人实地调查,车刚行至与正在进行土地修复的常隆化工原厂址一路之隔的常州天合国际学校及常州外国语学校附近时,便时不时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走近原常隆化工地块,记者发现四周已砌起近三米高的水泥围墙。墙上布满了监控探头,墙内停有大型工程机械,唯一的入口被两扇蓝皮铁门关着,门上写着红字:施工区域、禁止入内。大门由两名保安严格把守,一般人不得进入,进出的车辆都要经过审查。

  “政府相关部门在里面调查事情,据说里面有毒,正在处理,一般人不能进去。”驻场保安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该地块平时没有味道,一旦开挖才会闻到刺激性气味,挖出的泥土会尽快送走焚烧。”

  胥建伟说,埋有危废物的地块为常隆化工原厂址,该公司于2008年前后开始搬迁至新厂区,在搬迁前夕,常隆化工在离河70~80米的地方挖了一个深度为五六米的大坑,大坑的长、宽均超过50米,当时整个工程前后持续了数十天时间,其间有多辆工程车将厂区内堆积的化工危废埋入大坑中,埋完危废后,常隆化工将挖坑取出的土覆盖表面。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辗转进入现场,发现厂区面积有近400亩,大部分地表进行了开挖,被挖开的土堆,底部土质为红褐色,厂区中间弥漫着刺鼻的农药味,而从被保安严格把守的门卫室进去右转便是胥建伟所称的危废填埋地块。

  记者注意到,该地块距离河边只有70~80米,呈长方形,宽度超过50米,长度更是超过百米,目前该地块高出厂区地段周围区域4~5米,上面长满了芦苇。在常隆化工老厂区能看到近在咫尺的河流,举报人胥建伟称这条河流直通长江。

  环保部门答疑:地块修复有异味,已责令整改

  据常隆化工官网介绍称,该公司于2000年在原常州农药厂和常州有机化工厂的基础上改制组建而成,2010年全面完成整体搬迁,2013年7月实施资产优化重组,成为诺普信的子公司之一。

  实际上,就在胥建伟举报前,常隆化工公司原厂址就一直因存在异味而遇到周边学校的投诉。

  相关资料显示,常隆化工及周边地块污染场地位于常州市新北区龙虎塘街道,通江路与辽河路交接处,因其地块污染场地修复工程屡遭投诉,施工异味波及常州外国语学校和常州天合国际学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常州市新北区政府2014年曾对外表示,常隆地块土壤修复一期工程于2014年3月由常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发展(集团)总公司正式牵头实施,而具体实施的是常州黑牡丹集团。

  2016年1月4日,常州市新北区环保局对常隆地块土壤修复工程有关情况进行了说明。该局表示,“近期我局接到部分学生家长反映该地块修复过程中有异味产生,于2015年12月25日立即组织建设单位、技术方案编制单位和施工单位等进行会商。当日要求立即停止施工并下达了限期责令整改通知书;目前该工程已经全面停工。同时,新北区环保局已委托专业监测单位对该地块周边环境空气进行监测。”

  就在近日,常州市新北区政府发布了一份《告家长书》承诺称,其一,采取应急措施对现场所有基坑、集水池覆盖双层材料,对土方堆场覆盖三层材料,加强沿途运输车辆管理,排查取缔可能造成异味扩散的化工废料运输车;其二,加快实施由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院的权威专家科学论证后的治理方案,确保在春节前,完成开挖地块的填土工作和堆场土方的处置工作;其三,调整地块土地使用用途,明确不再对该地块进行商业开发利用,在春节后,按生态修复方案全面实施地块绿化;其四,市、区两级环保部门将采取固定监测点和流动监测点相结合的方式,对常外周边空气质量进行监测,并及时向社会公布数据等。

  祸及上市公司:因污染导致非公开增发被否

  相关资料显示,常隆化工在2010年全面完成整体搬迁后,目前分成了两个现代化厂区,其中位于常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化工园区的部分专业生产精细化工、中间体等系列产品;位于中国精细化工(泰兴)开发园区的控股公司江苏常隆农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隆农化),专业生产农药原药和光气化系列产品。目前常隆农化的股东分别为诺普信和常隆化工,持股比例分别为35%和65%。

  诺普信于2010年底以自有资金人民币1.1亿元受让常隆化工持有的常隆农化35%股权,后于2013年9月份以约1.53亿元竞得常隆化工15%的国有股权,此后进一步将持股比例增至35%。

  除了常隆化工原厂址埋有危废物,胥建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其退休前在常隆农化担任生产调度一职,其经常被公司安排偷排废水,“一般3天排一次,每次排污约40分钟,排污量高达两三千吨。”

  对于偷排过程,胥建伟透露,先从环保高盐水池和综合池排至应接池,应接池上两台泵通过暗管将危废物打至厂边河流的闸口前(排污管道口在水面以下,河床以上),基本从天黑打至天亮。

  胥建伟称,他本人曾向环保人员举报了常隆农化的偷排问题,环保人员现场勘查后表示,其反映的偷排管道在接到群众举报后已被水泥封死。

  江苏泰兴市环保局相关负责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常隆农化自从搬迁到精细化工开发区后也一直是重点监管对象,曾因“三废排放超标”问题数次受到环保部门的监察,具体的查处情况需要等调阅当时的档案后才能告知。

  值得注意的是,诺普信2015年2月非公开增发被否的主要原因便是常隆农化的污染问题。据证监会网站披露的信息显示,诺普信原计划以不低于6.92元/股的价格,向不超过10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1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7.33亿元,拟用于基于O2O的农资大平台建设、新农药化合物评估开发及新产品登记、补充流动资金等3个项目。但该增发申请最终未获通过。

  随后,证监会发布了《关于不予核准深圳诺普信农化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的决定》。与此同时,发审委反馈意见指出,2012年1月至2013年2月,常隆农化等6家企业将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危险废物交给无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主体排放于河道中,导致水体严重污染,造成环境损害。

  有业内人士指出,随着环保趋严,常隆化工及常隆农化的环保投入增加将是必然。但常隆化工和常隆农化近年来的经营状况也不容乐观,2012~2015年1~6月,常隆农化营收分别为15亿元、17亿元、13亿元、6.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395万元、4173万元、9337万元、2154万元;常隆化工营收分别为14亿元、21亿元、17亿元、7.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020万元、-5179万元、-9001万元、552万元。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